• 1
  • 2
  • 3
当前位置:首页 > 专题 > 创业故事

一个“浪子”的创业故事,你不得不看!

2019-09-26 16:24:02      来源: 8万创业加盟网     作者: 创业联盟

摘要:他结识了一个南方人,倒腾些电子表电子琴之类的东西,发了点小财。有了钱,就有了心思,他看上了马晓军的妹子,想娶妻生子。马老爷子同意,但有个条件:安生种地。

二虎子生就一副好面孔,讨女人喜欢,他自称浪子燕青。他初中毕业后,就不上学了。受武打片影响,到河南少林寺去了一趟,不知什么原因又回来了。

他父亲“铁算盘”已退休,在镇上开了一个小饭馆,教他打理生意,买买菜端端盘子什么的。

怎奈这小子天生不是一个安分的货,整日混迹于不良青年中间,干些偷鸡摸狗打架斗殴的事。坐了一年牢,回来老实了一点。

这回,他还上了心,帮他父亲料理生意。

生意一度红火起来。

他父亲一死,他解放了,想发大财,卖了饭馆,跑到深圳去玩股票,结果,赔了。

后来,他结识了一个南方人,倒腾些电子表电子琴之类的东西,发了点小财。

有了钱,就有了心思,他看上了马晓军的妹子,想娶妻生子。马老爷子同意,但有个条件:安生种地。

有了老婆孩子的二虎子是不甘寂寞的。那时兵团连队时兴办家庭农场,他找马老爷子和他姐姐借了些钱,买下几十亩地,小两口认认真真地经营起来。两口子趴在地里劳作,孩子不满三岁,扔在地头,小脸皴得像鱼鳞皮似的。






干了几年,有了起色,日子好了。他开荒推土,加大投入,土地增加到五百多亩,钱也就随之滚滚而来。

有了钱的二虎子也是不甘寂寞的。他还没有忘记做生意的甜头。

他把农场交给老婆打理,自己三下广州,总想倒腾些什么。

无奈,时过境迁,他口袋里的那些票子,在别人眼里只是一把手纸,也被人算计了去。

三次出门,他别的没学会,学会了歪门邪道。

他大舅哥马晓军赌博就是他安排的好戏。他坦白说:马晓军那天坐他的车进城是去买水泵的,可断了货,店主说晚上货到。他就把车开到一家酒楼,电话唤来三个酒友,只说一句把我舅哥伺候好。后面的事就可想而知,马晓军买水泵的钱全赌进去了。

东窗事发,马晓军的老婆闹离婚,从窃窃私语到沸沸扬扬,马家人好生尴尬。马老爷子动怒了,有清理门户之意。

二虎子自是无颜。好在二虎子能说会道花言巧语,他老婆又重情重义,跟他有几年患难日子,没有闹出鸡飞狗跳的事。

二虎子老婆说:这事还得你自己摆平。

二虎子说:老婆,你不用那么严肃正经八百的,我脸皮厚,不就是她啐我一脸口水嘛!我擦干净了,再给人笑着。大老爷们低眉顺眼一下,一家人,好说!又是成人之美的事,坏不到哪去。女人的事女人办,你看我弄个豪华阵容,你等好吧!

这天,二虎子借了朋友车,让老婆约了马晓军的老婆和她的小姑子,还有两个要好的闺蜜,花花绿绿嘻嘻哈哈进城去逛。

二虎子弄个花脸面具戴上,毛皮领子护住脖颈,见马晓军老婆从门里出来,赶忙下车,假着嗓子给人家打招呼,殷勤地开车门。

马晓军老婆上车后满腹狐疑,问这是谁呀?

二虎子老婆捂着嘴直笑。

二虎子仍假着嗓子说:我脸掉皮了,怕伤风,别见怪。

马晓军老婆还是从他的背影和中看出了他的本来面目,说:浪荡鬼,你把面具给我摘喽。

他说:不摘,没脸见你。

马晓军老婆一阵狂风暴雨的棉花榔头打下去。他说:怕挨打,我穿得厚;怕你啐我脸,我戴面具,你饶了我吧。

一句话,逗得女人们哈哈大笑。

逛完街,他把车开到酒楼说:今天给你们一个宰牛的机会,龙肝凤胆燕窝鲨鱼翅,樱桃葡萄核桃白兰地,只管砍吧,不砍个血流成河,就算白来一回 。

酒菜齐全,他恭恭敬敬端着酒杯,给马晓军老婆陪了个不是,自罚三杯,说:你们都是证人啊!我浪子燕青喝三杯罚酒,剩下的就是万水千山都是情呐。又惹得女人们开怀大笑。

剩下的,女人们办了。女人心总是软的。事摆平了。

相关标签:创业点子    创业项目
相关文章 / 换一批
创业项目 / 换一批
创业新项目 / 换一批
小本创业 / 换一批